【事件】烤樹果大會

「明明很難吃,可是被一掃而空了…」皺著眉有些艱難地說著。

Alt text
獲得:澀栗、靛莓、手工果醬

No.145 薩爾瓦多


其實不管是掌握火侯還是燒烤均勻的動作,薩爾瓦多都不覺得有多難,最大的障礙應該是那瓶香甜可口的手工果醬。

是的,他知道那「應該」是香甜可口的。

但不妨礙那瓶果醬在薩爾瓦多主觀意識裡,認為是一種多麼薰人黏膩,簡直令他窒息的味道。

煎熬的結束了整個製作過程,雖然不管是外表,還是切開外酥內嫩的果肉,都讓薩爾瓦多滿意,但他依然沒有絲毫嘗試的欲望,直接將盤子推給自家寶可夢們。

看到除了生食的波波外,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,薩爾瓦多突然生出了某懂孤寂的感覺,直到昏昏欲睡的怨影娃娃迷糊地吃下之後,瞬間吐了出來,轉身飛撲向自己一面抱怨似的亂叫著。

薩爾瓦多揉揉可憐的(?)怨影娃娃,一邊認同地說著:「超可怕對吧?為什麼要發果醬這種東西,樹果本身就是甜的啊!很過份對吧!」

懷裡的怨影娃娃用力的點頭,埋著的腦袋含糊堅定地說著什麼,像是振振有詞般附和著。

「悲劇啊,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噁心……」

就在兩個甜食厭惡末期的悲憤咕噥中,薩爾瓦多製作的烤樹果大受好評地被吃完了。

心滿意足地吃下最後一口樹果的水水獺,翻著白眼只想用貝殼敲暈這兩個神經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