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煉炭】浮生夢(試閱)


浮生夢


煉獄杏壽郎安靜地凝視著眼前景色的變化。

他看著竈門少年與他的父親毆打成一團,嗜酒成性的父親身手仍如過去矯健,卻還是被竈門少年一個頭槌直接撞倒在地,發生在煉獄家門口的這幕混亂若是被街坊鄰居瞧見了,一定會變成一時的茶餘飯後話題吧。
而隨著騷亂的平息,倒映在空間裡的畫面也跟著淡出、模糊,像是刻意要讓煉獄看見什麼似的,在一陣陣的浮光掠影裡,預想中接下來該是進入到家中的發展並沒有出現,反而是回到了那一個夜晚。
破曉不久後,在煉獄杏壽郎安然闔眼之際,他遺落了在這個世界裡,無數聲沒能再次回應的呼喚。

少年沙啞的嗓音幽幽迴盪,伴隨著水波漣漪,包含少年低頭痛泣的神情、那一個曙光暫露的清晨,全都浮現在煉獄杏壽郎的眼前。
「還真是……悽慘的哭泣啊,竈門少年。」煉獄杏壽郎忍不住伸出指尖,在見到有人需要協助的時候,他總是第一個伸出援手的人,背負著與生俱來的使命,他天生就是個保護者。所以為此而犧牲,是他一直以來都有的覺悟,他經歷千錘百鍊之後的內心並不懼怕死亡、也坦然的接受了死亡。

他以為,這就是他的「強大」。
而每一個人擁有的強大都是不同的。

煉獄杏壽郎低垂著眼眸,他近乎溫柔地凝看著竈門炭治郎淚流滿面,卻在隱急急奔來提供援助時,很快地將淚水擦去,把低落的心情收拾得一乾二淨。
在列車上短暫相處的片刻裡,他知道炭治郎曾是家中長兄,就和自己一樣,習慣將穩重的一面展現給年幼的弟妹看,就算遭逢痛苦或悲傷,也會咬牙忍耐。
因為是哥哥啊,是兄長啊,是要在野獸撲來時、張開雙手擋在最前方的人啊。

所以在母親去世的那一天,他一滴眼淚都沒有掉。
棺木入土的時候,線香繚繞,煉獄杏壽郎記得前頭父親高大的身影突然變得單薄,記得自己緊緊牽著千壽郎的手,弟弟低聲的啜泣;記得那一天是個薄雨微濕的日子,他永遠失去了那一位美麗堅強的女性。
煉獄杏壽郎想,那也許就是他最初變得強大的起點。
母親來日無多時對他的教誨是他成長的根基,此後十數年,他就是用這般堅毅的信念來砥礪自己,將自身的熱情化作呼吸,日以繼夜地打磨、訓練,於是最終擁有了能與惡鬼一拚的鬥氣與實力。

然而究竟什麼是強大呢?真正的堅強,又是什麼樣子呢?

煉獄杏壽郎也曾在午夜夢迴時,對母親的話語有所質疑:生來比一般人強壯,為何就要負起這麼沉重的責任呢?正因為他的天資優厚,就必須將這個力量奉獻給他人嗎?

--那誰又可以來幫助他呢?


(試閱結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