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想明白,或许就晚了

夜里做了一个梦。很荒唐。最后以愤怒醒来。今天是2022年1月14日04:58:29,近几天都是从下午六点左右毫无知觉的睡去。在凌晨醒来。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我内心“强大”,还是该说,我真的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。该怎么形容它呢。遇到很差的境遇,还会大言不惭、盲目乐观。我陷入了病态。从2021年夏季毕业,到现在是近一年了吧。我本想好好执行这次行程,可是那里的上班模式让我无法接受。每天要和那些人见面。还要去参与他们莫名其妙的细节。我可以忽略他们。不想着它们的意义。但是我始终都相信,“无风不起浪”和“存在即合理”。 没有那种心理和态度,不会有那种行为表达的。不经意间的魔鬼,我总是在感受着,我真的太敏感多疑。简直病入膏肓。既然存在那种心理和其衍生的行为表达。那么就很合理。因为那是对我这个人的评价。很合理。所以事实是,真的做的不够好,才会在负面反馈中恶性循环。排除荒唐事件导致的个人恩怨,也比较客观。痛点在于我还参考了他们。嗯,遇到下一个人,我不会再这样了。 仔细想想,我的个人价值之于别人,真的算不了什么。应该有这个自觉。所以我又凭什么呢。(凭我兜里一百块嘛哈哈) 总是走不出自己,摆脱不了过去。我仿佛很陈旧了,顶着一张自己无比熟悉的嘴脸。去认识对自己来说是崭新的每一个人。我想转换态度,转换表情好好对待,可是熟悉之后还是会变成不过如此。 “in my shoes,just to see. what it's like,to be me.”这句姆爷的歌词应该出自“除非你穿上一个人的鞋子,像他一样走来走去,否则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。”哈珀·李的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,多么美好。看了《东京喰种》这个故事,我也想像金木研那样生活,简单,单纯,有自己的爱好特色,温柔的态度,没有奇怪的棱角,同时也让我明白感性温柔可能真的毫无用处。讽刺的是,利世却授予金木研最温柔的一句话——“所有不利的状况都是当事人能力不足所导致”。《进击的巨人》让我觉得应该格局放宽,等等。说到二次元就停不下来了。并不是中二,其中真的很多治愈美好和深刻的道理。(好吧还是中二) 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,和亲密的人、重要的人的态度,应该就是遇到每一个崭新的人的态度吧。 我现在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细节也都会影响未来走向。 写这些荒诞的文字,也不过是为了脱离情绪,好好梳理,理智对待,不要摆烂。 我可以决定怎样做,但或许还是不受控制的沉溺,羸弱的人寄托在什么地方呢,寄托在未来的未来。然而很遗憾,这句话也是对我自己下一步即将沉溺的,给自己留下的妥协和自我安慰。